五柳村>>陶元珍文集


四論琉球應歸還祖國並略論近年的台琉貿易

陶元珍

1953

(一)四論琉球應歸還祖國
  自筆者於本刊第二卷第六期發表三論琉球應歸還祖國一文後,張其昀先生並於四十一年四月一日出版的中國一週一零一期發表「收復失地之開羅宣言」一文,透露出開羅會議中有關琉球的談話,美國羅斯福總統曾問我國蔣總統說:「在台灣的東方還有一個甚麼群島,你的意思如何?」蔣總統答:「你說的這個群島是不是指琉球而言呢?」羅斯福總統說:「就是琉球。」蔣總統說:「這個群島從前是屬於中國的小王國,可是在甲午年以前早已被日本佔領了。所以琉球是與台灣的性質不盡相同,我們此時對於琉球不想要求單獨的歸還中國,我祇希望由中美共管,好在此事並于急要,留待將來再說。」這是開羅會議宣言沒有提及琉球問題的由來。蔣總統十年前答羅斯福氏的話,為的是確定台灣的收復,不得不將琉球暫從緩,其苦心是值得國民同情的。但琉球與台灣之不同,祇在形式方面,琉球被佔領時是屬於中國的王國,台灣被割讓時則為中國之一省,在實質方面,琉球可能與台灣並無區別。因為琉胞之熱望琉球歸還祖國和台胞之熱望台灣歸還祖國是一樣的,開羅宣言僅及台灣而不及琉球,未免令琉胞失望。琉球由中美兩國共管,又何如歸還祖國之直捷了當呢?台灣因日本投降而失土重光,琉球則雖脫離了日本的統治,並未能歸還祖國。四十年九月八日由中國以外許多國家與日本簽訂的舊金山和約,規定將琉球交付聯合國託管,由美國統治,連蔣總統在開羅會議中所希望的琉球由中美共管,尚未能辦到。四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中日兩國簽訂的雙邊和約中更並日本承認放棄琉球的字樣亦無之,怎能滿足琉胞的熱誠願望呢?和約之失當,筆者於本刊第三卷第二、三期合刊中發表之「中日和約平議」一文中已略論及。
  在中日雙邊和約簽訂後不久,居住台灣的琉球人士二百餘人即曾上文行政院呈請歸化(四十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中央日報本報訊),已否核准,未見續載,但台琉胞之熱愛祖國於此可見,這些人士是可代表全體琉胞九十餘萬人之願望的。政府若僅准許在台琉胞歸化,而不能滿足全體琉胞的要求,使琉球歸還祖國成為中華民國的領土,何異父母之棄子女呢?
由聯合國託管美國統治已非琉胞所願,重歸日本統治,更是琉胞所堅決反對的。但日本對琉球始終沒有斷念,美國的立場也並不堅定,日首相吉田茂於本年二月七日告國會稱:日本政府曾經常與美國就以沖繩及小笠原群島歸還日本事舉行談判。他指出美國已承認日本對這些群島具有主權,這些群島目前僅因軍事的要求而置於美國軍事當局的「過渡時期控制」之下。他又說:日本政府經常要求在這兩個群島上非軍事地區建立日本的民政權,美政府對日本的立場表示同情,而且甚至曾自華府派一特使來此與日本政府就此一特定問題交換意見。外相岡崎勝男作進一步的補充說:美國政府從不反對日本對沖繩及小笠原的主權。他預料一旦兩國政府能找出一個協議以調和日本主權及美國軍事需要時,此一問題便可圓滿解決。(中央社東京二月七日電)這個消息激起在台琉胞的憤怒,由琉球革命同志會具文呈監察院迅籌對策以外交方式予以設法制止,監院己函外交部嚴切注意。琉胞呈文中說:「我祖國有直接參加琉球未來地位之任何決定。」監院函中說:「況琉球向為我藩屬,清光緒年間開始為日本所竊據,該國人民百分之八十以上以上為我國沿海移民三十六姓之後裔,故就歷史人種文化及法理各方面研究,日本均缺乏復佔琉球之理由。」這些都非常正確,(三十六姓是明初由福建沿海遷到琉島去的,姓氏來源有譜系可查,如琉球革命同志會會長蔡璋氏的蔡姓即三十六姓中的一姓,又鄭金梁林諸姓皆是。)日本各黨自極右以至極左無一不主張復佔琉球,我們要隨時嚴密注意,努力促使琉球歸還祖國的實現,萬不能聽任日本遂其野心,這是我中華民國應有的權利和義務。

(二)近年來的台琉貿易
  琉球與祖國之不可分,血統文化等因素之外,經濟因素也非常重要。明清兩代琉球之所以頻遣朝貢使到中國,藉此做生意是其主要目的之一,明朝派往琉球的使臣,其本人雖不貿易,手下的人是要從事貿易的。本來琉球群島懸隔海外,離開祖國即無法生存。中國過去的藩屬,韓國越南都可以成為獨立的國家,琉球則萬不宜獨立,獨立即有害無益,這由經濟關係可以證明。明清兩代琉球與祖國間的貿易,通常集中在福建,在福建的省會福州,有特為琉球修建的琉球館。中經日本的統治,第二次大戰結束以後,琉球與祖國間的貿易便又集中在台灣了。第二次大戰後台琉正式貿易始於民國四十年,民國三十九年十月台灣生產事業管理委員會為謀台灣對琉球間貿易的開展,曾召集建設廳招商局等有關單位負責人會商台省對琉球間的運輸問題,到十二月初台省與琉球間之開拓正式貿易關係,便在原則上獲得盟軍總部的同意。是月中旬我國代表四人到琉出席台琉貿易會議,四十年二月二十七日經過雙方協議的台琉貿易協定,簽訂完成生效。同年五月台琉貿易乃正式開始,協定所定台輸琉及琉輸台物資總值各僅六十八萬七千美元,但所規定是民間物資,特許物資並不在此限。四十年度由台輸琉物資總值三千七百餘萬元新台幣,其中特許物資即達三千二百萬元新台幣,折合二百餘萬美元,民間物資僅五百八十萬新台幣,折合三十九萬四千餘美元,尚未達到台琉貿易協定所規定的數字。四十一年初台琉貿易協定作不定期延長,迄今仍有效力。
  四十一年度台琉貿易頗有進展,全年由台輸琉物資總值三百五十餘萬美元,其中由民間經營出口物資達八十三萬美元,較協定所規定的數字已超過了。由琉輸台物資總值並不能與由台輸琉物資總值相等,因為琉球的物資有祖國所不需要的,但台琉貿易協定業已載明,由台輸琉物資所得外匯,如不能在琉易得足額物資,可利用此部分外匯轉向其他國家貿易,對於祖國還是有利的。
  試分析由台輸琉物資的種類,便可看出琉球在經濟方面對祖國的依存性。以四十一年度而言,由台輸琉物資,第一大宗是米,總值達二百七十萬美元;第二大宗是糖,總值達五十萬美元;第三大宗是茶,總值達二十五萬美元;其次食鹽亦達三萬一千美元。米鹽糖茶都是民生必需品,米鹽不用說,糖可增加生命的活動力,茶是輕微無害的興奮劑,都是日常少不得的。琉球山多田少,自來米不夠吃,琉胞通常以甘薯為正糧(琉球甘薯的原始種條也是由祖國福建輸入的),祖國以食米輸至琉球,正合琉胞的需要,琉胞是特別愛吃台灣特產的蓬萊米的。琉球現有九十幾萬人口,除本地所產外,至少尚需輸入食米七八萬噸,如全由台灣供應,可換取外匯一千數百萬美元,所以米對琉球的輸出,還有大量增加的可能。至於食糖,因為台糖品質高,台琉又距離近,運費低,其在琉球的銷場,遠非古巴糖所能比擬。琉球過去對砂糖進口管制極嚴,自四十一年二月十五日起已取消管制,開放砂糖進口,第一批購進食糖六百五十噸,由台灣及古巴糖商投標,台糖即獲成交三百五十噸,較任何一糖產國為多,使台糖在琉球市場奠定相當穩固之銷售基礎。且成交價還較一般國際市場之糖價為高,可見琉胞對台糖的愛好。今後台糖在琉球的銷路,也是無量的。茶葉方面,琉胞特喜色種花茶,據茶葉出口商消息,每一開往琉球的船隻,都載有花茶出口。過去琉球方面對花茶品質並不講究,近年則要求供應最好的花茶,可見琉胞在第二次大戰後生活水準已經提高了。據檢驗局發表統計,四十一年度輸琉台茶計三十八萬八千零五十一公斤,今後當更加多。又輸琉食鹽,氯化鈉含量均為百分之八十八(四十一年出版鹽務通訊第十一期),品質精良,也是琉胞所歡迎的,故價格高者每噸可達美金十六元五角。琉胞每人雖食鹽有限,但用之於工業方面,隨工業發展,需要的數量是無限的。
  米糖茶鹽之外,我們要談到煙酒及水果。四十一年度台灣輸至琉球的煙酒及鳳梨各總值二萬五千美元,鳳梨消費者當包括駐琉美軍在內,煙酒的消費者應該都是琉胞。琉胞向多嗜吸台製香煙,過去確有少數商人私運琉球銷售,然數量有限,不足以供應需要,琉球遂成為美日兩國香煙競銷市場。台省公賣局於四十一年一月起力向琉球爭取香煙銷路,經數月之奮鬥,終能克服困難,取得優越地位。是年五月杪運抵琉球香煙三十萬枝,甫經卸載,即被搶購一空。嗣因船期不定,又於是年六月二十日空運香蕉牌和煙二百九十萬枝,到琉球那霸。此批香煙包裝甚為精美,中用鋁紙,外用二百枝裝之特製條盒,購者甚為滿意。七月三日又船運香蕉牌香煙一千箱到那霸,遂奠定了台製香煙在琉球市場的良好基礎。香蕉牌香煙在台香煙中是低級的,是年十二月台省公賣局又應琉胞的需要,運新樂園香煙一百箱至琉球試銷,成績亦極良好。本年運琉香煙已達一千六百箱,香蕉、新樂園兩項都有,到本年底時,由台輸琉香煙總額一定會超過四十一年數倍。香煙輸琉所得外匯雖不甚多,但由此可見琉胞的愛國心,是值得令人欣慰的。至於酒,琉球除產土酒「泡
蓋」一種外,市場大部為日貨所把握。但台省所製烏梅酒及特級清酒,亦頗合琉球市場需要,省公賣局已合理減低台酒外銷價格並將特級清酒酒色及商標予以改良,暢銷琉球應該不成問題。煙酒雖為嗜好品,在現代社會已實無法戒除,由台煙台酒之暢銷琉球,經常激發琉胞的愛國心,加強琉胞的向心力,促使琉球的歸還祖國早日實現,是很有效力的。
  水果方面,鳳梨香蕉均合琉球需要。不僅琉胞愛吃,駐琉美軍也很歡迎,本年銷琉鳳梨當更較四十一年度為多。至於香蕉,四十年時琉球即曾向台灣訂購黃熟和蕉十二萬磅,約定由台空運琉球,分十二批交貨,每月兩批,每批一萬磅。第一批係於四十年十一月十五日啟運,為台灣香蕉空運外銷之始,這比坐輪船到日本的香蕉抖多了。不過香蕉空運成本太高,琉胞能夠吃到此等香蕉的,一定居少數,今後還是大量船運為宜。
  煙酒水果以外,樹苗樹種甚為琉球所急需,琉球缺乏森林,擬具有長期造林計劃。四十年五月琉球美軍政府森林處長美人范耐,曾親來台購買樹苗樹種等項,購有加利種子及其他觀賞樹木種苗等,這與祖國甘薯種條輸入琉球一樣。雖係美國盟友所計劃種植,十年樹木,以後琉球一定要得益不少的。
  琉球在第二次大戰中房屋毀壞極多,亟待修復,戰後美軍又在琉建空軍基地,為了修復房屋及建立基地,需要大量的水泥,台灣正可就近供應。四十一年冬成交第一批由台銷琉水泥一萬九千噸,已於本年一月及二月中全部起運。二月中又成交水泥一萬零四百噸運銷琉球,於三月中運出。嗣又成交水泥八千噸運銷琉球,於四月及五月中運出。到本年底由台銷琉的水泥一定更多,銷琉水泥每噸售價一七.五美元,合計所得外匯為數不少,此於琉球建設及太平洋的安全都很有益,不僅祖國可多得外匯也。
  上述銷琉物資之外,台灣所製膠鞋及車胎也已於本月初試銷琉球,橡膠業公會理事長陳皆得於本年曾攜大批樣品前往展覽。琉球和台灣一樣多雨,膠鞋一定為琉胞所歡迎,車胎亦是琉胞所需要的,將來大量暢銷諒不成問題。又如製醬油用的醬色及具有美術品質的賽璐珞枕頭,亦均有運銷琉球的,這裏不能備述。
  由台輸琉的物資雖多,由琉輸台的物資則頗少,台琉貿易協定規定由琉輸台物資有鹽魚、枕乾木、木材、硫化石、生皮、木炭、藥用草本等項,但實際輸台物資並不多。好在祖國可藉進出口差額取得自由外匯,倒不必要由琉輸台和由台輸琉的物資恰恰相等,琉球多得祖國一點物資還不好嗎?
  綜觀台琉貿易,經濟意義之外,還兼有政治及文化的意義。可使琉胞藉貿易得到祖國主要物資的接濟,生活趨於優裕,並因祖國輸去若干享受品如煙酒之類獲得心靈上的安慰,琉胞之要求歸還祖國,當然格外強烈了。所以自由中國對於台琉貿易的發展,不應站在純經濟的觀點,要同樣具有政治文化的立場。台琉貿易在祖國方面不一定要獲利,賠本也無所謂(實際是很有利的),總之要爭取琉胞的心。如像四十一年二月在琉球那霸舉行的台灣特產展覽會,即收有超經濟的效果。我們認為專供對琉貿易用的台灣蘇澳港應早開放,日船行台琉間的輪船也應增加,使台琉之間貨暢其流。琉胞在台灣沿海捕魚的,祇宜加以監視管制,不宜絕對禁絕,手足之誼,父子之情,為何不能有飯大家吃呢?至於琉共及走私匪徒,是要嚴密杜絕的。希望琉球在最近的將來即能歸還祖國,使台琉貿易變成國內貿易。雖說自由中琉少了許多外匯的收入,但人民土地的價值實遠在金錢之上,又歸還祖國以後的琉球,是照樣可讓盟邦美國在上面保有軍事基地的。
             四二年(1953)新北投大屯山下。


原载1953年在台北出版的《新中国评论》第五卷第一、二期合刊。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