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陶元珍文集


三論琉球應歸還祖國

陶元珍

1951

  筆者前於新中國評論第二卷第一期發表「論對日和約草案領土條款」一文,堅決主張琉球應歸還我中華民國。將琉球交聯合國託管,由美國治理,固然不必,(這與美國利用在琉球的軍事基地並不衝突,琉球歸還祖國之後,美軍仍可使用其原有的基地的。)讓日本繼續侵佔琉球,尤其不可。琉球和祖國大陸及台灣的政治、文化、經濟、地理、民族各方面的關係,都很密切,實在是不可分的。嗣筆者又於新中國評論第二卷第三期發表「申論琉球應歸還祖國」一文,就本年六月初琉球革命者協會及琉球人民聯盟向聯合國提出的呼籲將琉球交還自由中國的備忘錄,重為發揮前說,此項備忘錄正是反對日本統治與聯合國託管,而希望琉球歸還中華民國的。狃於成見的日人主張繼續侵佔琉球倒不足怪,在美軍統治下的琉球臨時政府,竟也於最近表示願受日本的統治,真是奇妄的見解,不能不加以駁斥。據美聯社紐約八月十日電:「琉球群島的政府及工商界的人員今天說:島上九十一萬七千居民中的大多數,都贊成目前臨時政府結束時,仍願受日本的統治。這一由臨時政府主任執政官率領的代表團舉行了一次記者會,一立法局份子在會中說:琉球居民對聯合國及美國經濟和行政的援助,將永誌不忘,但是因為種族及文化的關係,感到和日本相處為較佳。」(見本年八月十一日台北各報)這當然是極少數人的荒謬見解,不能代表琉胞的公意。真能代表琉胞公立意的,還是筆者前二文所提到的琉球革命同志會、琉球革命者協會和琉球人民聯盟所提出的琉球歸還祖國的主張。我們倒不必指為願意仍受日本統治的極少數人為琉奸,不過至少可以說他們是無識。譬如在辛亥革命以前,革命黨人苦心孤詣地揭出革命的主張,不惜斷脰決胸,肝腦塗地,以蘄求革命的實現。而反革命頭腦頑固份子,則對愛新覺羅政權歌功頌德,自謂感皇恩之浩蕩者,比比皆是。這些頑固份子本質並不太壞,祇是被多年的積習和流俗的成見矇蔽了,亙時移世易,物換星移,祖國的呼喚直接感召他們,他們自然要像冬蟲出蟄一樣,瞿然覺醒。他們在未覺醒前所表示的意見,是無足輕重的。在美軍佔領之下,仍然讓這些頑固份子大放厥辭,一方面可以看得出美國的民主風度,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得出美國佔領當局對政治宣傳工作太忽略。讓這樣荒謬的言論傳布,不僅對中華民國不利,對準備承受聯合國託管琉球的任務,而現在正佔領著的美國,又何嘗不是大有妨礙呢?
  印度近年一直和中國唱反調,而對蘇俄則搖尾乞憐無微不至,此次對日和會,印度拒絕參加,其拒絕參加的理由,並不是因為中華民國未被邀請而仗義表同情,卻是儼然以亞洲盟主自居和美國鬧彆扭。印度即是主張日本繼續侵佔琉球的。中央社本年七月三十日紐約專電,據紐約時報稱,印度已就對日和約草案提出反對,認為琉球及小笠原群島應歸還日本。(見四十年八月一日台北中央日報)又中央社本年八月十八日華盛頓合眾電,新德里方面願使日本保留琉球及小笠原群島,(見四十年八月十九日台北各報)這種荒謬主張,不僅是和中國為難,也是和美國為難。印度不僅拒絕參加對日和會,最近且不自量力要另唱對台戲。美聯社本年八月三十一日新德里電,印度總理尼赫魯今天在國會中說,在美國所主持的舊金山對日和約會議結束後,亞洲國家可能為他們自己舉行一項對日和約會議。(見本年九月一日台北中央日報)其狂妄如此,還不是仰蘇俄之鼻息?!
  美國提出並經美英協議的一再修正對日和約草案,從最初草案到最後修正案,關於琉球,始終是交付聯合國託管,由美國管理,這在中國是引為遺憾的。好在我國並未參加對日和會,如無我國參加的對日和會簽訂的對日和約任何條款,是不受任何拘束的。外交部葉公超氏早於本年七月十二日發表聲明,闡明我政府立場,葉氏稱我政府關於對日媾和所應有之權利與地位,決不因無我國參加之對日和約之簽訂而受任何影響。九月三日政府發言人沈昌煥氏答記者舊金山和會所簽訂之任何條約,對於中華民國無拘束效力,(見九月四日台北各報)代表我政府的態度,琉球在最近的將來,照樣可以歸還祖國的。筆者於此願向日本朝野忠告,你們要保留小笠原群島,我們不勝同情,因為小笠原群島本是你們的祖輩或父輩用探險的方式尋獲的。至於琉球,本係中國的領土,你們怎能踵前人過失,要求繼續侵佔呢?琉胞的真正願望是琉球歸還中華民國,投入祖國的懷抱。交付聯合國託管由美國管理,已甚違反琉胞的願望,何況由你們繼續侵佔呢!我想日本的遠見的政治家一定不堅持繼續侵佔琉球,如果想繼續侵佔琉球以沖淡戰敗的情緒,是無異對自己的民眾不忠誠,實非賢者謀國之道也。
             四零年(1951)新北投大屯山下。


原载1951年在台北出版的《新中国评论》第二卷第六期。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