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学术园地


清季教案之解释

陶元珍

鸦片战争以后,基督教各种宗派,籍江宁天津诸条约之保障,纷至沓来,布於全国;而所谓“教案”亦遂层出不穷,终乃促成庚子之大祸,几至亡国:此吾人所习知也。夫基督教之入中国,久矣!远之若唐代之景教(Nestorianism),近若明末清初之耶稣会(Society of Jesus),皆尝盛行中土,华夷相安,未闻发生所谓“教案”,何以鸦片战争后基督教之传布,竟常引起冲突乎?此其原因,盖有待於解说,余今约分数端,略释於次:

(一) 就国民心理解释

    中国自鸦片战争失败,倍尝割地赔款之奇耻大辱,国民心理,乃由向之轻外者一变而为仇外,此显然之情势也。西洋诸国既统被认为仇敌,西洋之教当然亦在仇视之列;况鸦片战争后基督教之传布,皆假条约为护符,而此等条约,则皆国人引为屈辱之象徵,本心不愿承受者,其愈增加国人之忿怒,自不待言也。加以仇外之念过强,一般人对教士既深恶痛绝不与接近,对教会之实际内容亦不愿了解,故关於教会之讹言,乃尔得杂然起:或谓教士盗人目睛,或谓教士取人脑髓,或谓教士迷拐幼孩,或谓教士淫妇女。一人虚造,十口谣传,而所谓士大夫者,亦遂弗加深考,深信不疑,甚或笔之於书,资人印证(如魏源海国图志)。更甚者则摭拾浮言,腾为揭帖,以声讨教会之罪(如咸丰末湖南绅士之公檄)。於是基督教乃被公认为邪教,与白莲教等同科,其教士在人心目中,亦如毒蛇猛兽,非复人类。则毁教堂戕教士之举,尚何足怪乎?
    吾人应知景教之来,正值唐之方盛;耶稣会之来,犹及明之未衰,且不数十年即逢清朝初之隆。於此诸期,国民心理虽不免於自大,然因此亦适足有容外之量,故此二大宗派均得盛行一时,华夷无 间。非然者,使当时中国亦受欧西势力之压迫,一如鸦片战争之后,则中国国民对远西之异教,岂止“大笑”“讪谤”著书攻讦而已哉?此就国民心理可以解释者也。

(二) 就教会本身解释

    上述鸦片战争后国民之仇外心理,已足为教案发生之原;然使教会本身能善於适应环境,亦未始不可减少若干纠纷也;而就吾人所知,则清季教会实多缺点。

    ⑴ 教士多不了解中国文化  景教教士了解中国文化之程度如何,因史料稀少,难於详知;然就“景教”一名,及景教碑文中诸教士皆以僧为号,采用译名诸点观之,即可知一般景教教士对中国文化必不甚隔膜。至於景净,曾译景教本经三十部为华文,又曾与佛僧般若同译佛经,而景教碑文亦出其手笔(钱念劬谓:“碑文必当时华人代笔,非大秦僧景净自撰”钱说未必然。):则尤其 杰出者也。(佛法在唐时已可以视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矣。)至耶稣会教士对中国文化了解程度之深,殊可惊人!利玛窦(Matteo Ricci)之博览华籍,译四书为拉丁文勿论已,其他诸教士之成绩,亦至可观。总计耶稣会诸教士以华文著译之书,据吾人所知者达三百种;译成西文之华籍达四百种。此其中自不免口述耳受,籍助华人,然耶稣会诸教士沟通中西文化之努力与夫了解中国文化之深,固不能否认矣。清季诸教士则多数殆均不识中国文化为何物,亦不愿苦心研讨之,俨然以救世主自居,若来此俗土,化兹异端者,其愈引起中国稍有智识者之反感,何尝非咎由自取乎?

    ⑵ 教士过於抹杀中国习俗  一国一地,必有其特殊的习俗,此等习俗,皆有其悠远之背景及深厚的意义。传教者对此等习俗若一概抹杀,匪惟有背情理,抑且引起纠纷。清季诸侯教士对中国旧有之习俗,上之若祭孔祀先,下之若酬神赛会,全然否认,而禁其教徒参加,是乃使教徒自绝於社会,而耶稣教会诸教会曲解华俗以附会教义之苦心昧然弗晓,民教相仇,更何能免得乎?

    ⑶ 教士多不守本分  清季教士之多不守本分,无可讳言。今胪举事迹之较著者作为例证。
    A.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致各国公使照会附拟定传教章程第三条有云:“查各地教民结束讼,竟有外国教士出头干讼。如:四川教民妇女骗赖平民租项,反戳伤平民,身犯国法。主教者居然行文说情,教民妇女竟不抵罪,川民无不切齿。……”此教士妄干诉讼之例也。
    B. 又前述拟定拟定传教章程第四条有云:“又查同治八年四川殴毙教士李国一案,实由教民逼人退婚肇祸,经李中堂,崇将军会办,已将正凶何彩正法,刘幅拟绞;而教民杀死平民,及历年虏焚杀首恶教民王学鼎,张添等,虽已议罪,终不到案;其司铎覃辅臣纠众杀毙团民赵永林等二百馀名,梅教士声称已赴外洋不能查办:川民愈加愤怒。”此教士藏庇 凶徒之例也。
    C. 又前述拟定传教章程第七条有云:“查同治六年成都将军咨报:法国有洪主教者移行四川省局官员,擅用关防。”又云:“山东传教士有擅称巡抚之事。”此教士妄自尊大之例也。
    D. 又前述拟定传教章程八条第七条有云:“同治七年本衙门收到贵州主教胡缚理照会一件,擅由堤塘官驿站递送,且保举前任道员多文等请予优奖。”又云:“四川贵州教士因教案有请撤地方官之说。”此教士妄干行政之例也。

    ⑷ 教徒之横行  教徒之横行,於前引教士不守本分诸例中已略见梗概,兹更举数百事为例。
    A. 东华续录同治五年五月壬戌谕军机大臣等:“永宁州属新寨烈日山村汉民杀害教民一案,主教胡缚理称署知州尹树堂无误端带联戕害;而张亮基谘访,则系从教夷民平日焚杀滋扰,汉民激於公忿,纠众报复,杀毙乌拉夷民三人,……”此教徒恃教焚杀之例也。
    B. 总理衙门奏(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奉朱批)有云:“臣等查砀山焚烧教堂一案,系旗丁庞三因被教民抢麦起衅,……”此教徒恃教抢劫之例也。
    C. 同治十二年十月北洋大臣批:据霸州知州禀称:“卑州应修芦僧河南北两堤,各村已一律开工;乃据高家庄地方傅昶以伊村民人陈西玉倚系天主教民,阻挠堤工,抗不遵办等情禀经卑州传讯。……”此教徒恃教抗役之例也。
    总理衙门致各国公使照会附拟定传教章程第六条有云:“……又查同治五年贵州巡抚案报遵义县公禀内有:宋玉山唐神仙神仙谭元帅蹇元渊等先曾从贼受伪职,嗣入教中,扰害乡城人民,不可胜计;又有杨希伯……等皆 系遵属素不安分之人,同入教中,在堂执事,乡愚被其讹索,孤弱受其欺凌,出入衙门,干预讼事。若教民涉讼审虚,杨希伯等率领教民多人,闹入县衙,强逼县官另断;教民被官管押,即用外国教士名片硬请释放。他如强 占他人之妻女,及人命重案,不可枚举。”则不良教徒之侍教横行,盖无恶不作矣!

(三)就国民生计及国内政治解释

    国民之仇外既若彼,教会之多缺点又若此,然使无愍不畏死之辈为仇教之先锋,教案之发生或犹可较稀也。不幸自鸦片战争后,中国外受经济之侵略,内经长期之纷扰,国民生计,甚感困难,失业群众,从而增加。此等失业群众,太半均仇教的实行家,见于记载者如天津之混星子,长江一带之哥老会,而山东之大刀会其尤著者也。在失业群众,既遂劫掠之,又要博社会赞许,自由由乐於仇教,而一般国民得此等失业群众为武力,遂愈得发挥其仇外之心理矣。此就国民生计可以可以解释者也。
    清季政治之腐败,亦酿成教案之一因也。如道光二十五年粤督耆英已奏效准外人得在海水口设立天主教堂,华人入教者听,咸丰八年天津诸约且明文规定容许华人习教,而大清律例中之禁例,直至同治九年始被刑部删除,是清季政府机关麻木不仁之徵也。又总理衙门奏(光绪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奉批二年十三年正月咨各省) 云:“臣等查民教词讼教士不得干预一节,载明条约暨传教谕单,遵行已久。臣衙门遇有此等案件,无不据理力争,该使臣等亦不敢以案归地方官讯断定为违约。特各直省州县,平日既不知条约为何物,临事岂能执条约以辩争?教案之多,大率因此。中国无赖莠民,甘心入教,引为护符,……”此地方官吏昏庸之徵也。又直隶藩司周善后谕帖第二条有 云:“又民教争讼,书差酒饭路费,一切多取於民,而於教民或少取之,此亦平民不服之一端。”此地方胥吏婪索之增强平民仇教之念也。总之,政治之腐败,一方与教会以藉口,一方激平民之忿怒,而又为渊驱爵,便狡黠之徒竞自投於教会,此又可供解释者也。

二十二,十二,二十七,武昌。


[跋]《清季教案之解释》发表在1942年5月1日成都出版的《文史教学》第四期, 文末注明写于1933年12月,即先父尚就读于武汉大学史学系之时。

《文史教学》为当时的四川省教育厅厅长郭有守所创办,以中小学教师为主要对象。顾颉刚、钱穆、叶绍钧、朱自清、章柳泉、郭秀敏、张云波 被延揽为编委。顾、钱二位均先父师长,时居蓉城,当有所嘱,而此文正适于《文史教学》所用,想先父遂以此应之。此文非按学术论文格式写出,但据事实立论,考据严谨,思维理性,时至今日,仍有其现实意义。盖物换星移,中国固已走出危亡,但国民心理,则仍未完全走出历史的阴影;西方人对中国虽已不敢欺凌,但对中国的歧见也并未完全消失,是以每每产生冲突,在网上虚拟世界中,更有尖锐的表现,而如任其发展,对任何一方均无好处。重温历史教训,将可有助于观念之改变,地球村之和谐。故于此值得纪念之七月发在网上。本文系德坚十年前输入电脑,那时中文软件问世不久,缺字甚多,学习操作,艰难造字,历时两年,输入数十万字,为建成陶氏网上家园,奠定基础。时至今日,仍有资源如本文可以继续利用,而德坚不再能为我操劳已七年,先父辞世更已二十四年,发出本文,盖亦有借此抒发怀念亡故亲人之意,使知我者有以知,殆无憾矣。

2004年7月29日陶世龙于加拿大之Fredericton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