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柳村陶世龙编余感言    


从三国的户口想到的

2002/05/22


三国中,西蜀疆域最小,然以一隅之地,始终不屈于北魏,诸葛亮挥师北伐,六出祁山,魏方也只有招架之功;每以为这是诸葛才智超群,编完先父《三国食货志》“户口”这一篇後,这才明白,不仅於此,当时北魏虽已占据中原,幅员广大,但人口稀少,并不比西蜀强多少。

魏元帝景元四年即公元263年,邓艾受蜀降,此时魏蜀通共才有九十四万馀户,而蜀有二十八万户。也就是说魏的疆域虽比蜀大几倍,人口则只有蜀的一倍多;它还得防备南边的吴,北边的乌桓、鲜卑,和用于内部统治,能用来对付诸葛亮的兵力也不占多大优势了。

北魏所占据的本是中国精华地区,人口稠密,物产丰富,但这时不过拥有四百多万人口,人都到那里去了呢?

父亲把它归纳为杀戮、饥饿、疾疫;如果仅就中原地区而言,还可加上一条:逃亡。而综观这几条,其根本原因是战争,也就是打内战。《三国食货志》中引述的史料,说明充分。

为什么要打内战,中央政权腐败,大权旁落,各路诸侯均可问鼎中原了。所以中国人总是希望,有个真命天子统一起来就好了;统一了至少不会打内仗。但这内仗却又总是为了统一才打的。无论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好,刘备打着兴复汉室的旗号也好,说穿了,还是为了自己或自己的儿子当皇帝;也不止是皇帝本人,那些“从龙”的部下,也想得个“封妻荫子”。这从诸葛亮对刘备再不当汉中王和称帝,就要失去部下之心的警告便可看的清楚。所以中国的历史实际上是一部不同利益集团的争斗史。在群雄蜂起的打斗中,胜者为王,建立起听命于一人的集权统治,而因集权产生的腐败,使这代王朝最后瓦解,於是又展开新一轮的争斗。

孙中山看到了这一点,他说:“中国历史常是一治一乱,当乱的时候,总是争皇帝。……中国几千年以来所战的都是皇帝一个问题”。“大家若是有了想做皇帝的心理,一来同志就要打同志,二来本国人更要打本国人,全国长年相争相打,人民的祸害便没有止境”。

在说不上是汉朝极盛时代的汉桓帝永寿三年,即公元158年,中国全国还能有1067万多户,5648万多人,而到三国鼎峙之时,时间过去几十年,人口锐减将近90%!。魏蜀吴三家通共也只有147万多户,767万多人,比今天北京市的人口还要少得多,可是要供养三个皇帝和百万军队以及三架官僚机器,人民的负担和痛苦该有多重

今天,无论如何应该找到一种办法,走出这中国历史的怪圈。办法其实许多先哲早就提出了,孙中山主张建立民国,就是企图以此使争皇位者断了念头。可是历史告诉我们,仅此一招是不够的。宋教仁想把它落实,结果被袁世凯暗杀了。而後孙中山又“将‘建国’程序划分为‘军政’、‘训政’、‘宪政’三个时期。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长期利用‘军政’、‘训政’的说法,作为实行反革命专政和剥夺人民一切自由权利的借口。”(毛泽东选集第二卷,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一文的注释)孙中山的主张落空了。

毛泽东对国民党迟迟不肯实行民主宪政作过批评,他说:“军政、训政、宪政三个时期的划分,原是孙中山先生说的。但孙先生在逝世前的《北上宣言》里,就没有讲三个时期了,那里讲到中国要立即召开国民会议。可见孙先生的主张,在他自己,早就依据情势,有了变动。现在在抗战这种严重的局面之下,要避免亡国惨祸,并把敌人打出去,必须快些召集国民大会,实行民主政治。关于这个问题,有各种不同的议论。有些人说:老百姓没有知识,不能实行民主政治。这是不对的。在抗战中间,老百姓进步甚快,加上有领导,有方针,一定可以实行民主政治。例如在华北,已经实行了民主政治。在那里,区长、乡长、保甲长,多是民选的。县长,有些也是民选的了,许多先进的人物和有为的青年,被选出来当县长了。这样的问题,应该提出让大家讨论。”(毛泽东选集第二卷,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六日)

经过六十三年,中国社会有了巨大的变化,老百姓的知识也有了很大提高,更有条件加快实行民主宪政。而纵观百多年来的中国历史,人们总是期望社会的改革一个早上就完成,不惜采用暴力而蔑视运用民主与法制,以为这不过是纸上谈兵,无用。许多文艺作品也是渲染暴力,丑化实行民主方法平和改造社会的主张,而经过文化大革命,恐怕应该可以看的清楚应该怎样做了。五柳村转发的傅冰村先生传来的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获得很高的点击量,我以为,就表明了大家对实行民主宪政的关心。

还是回到三国的户口,我想,透过那些数字所体现的血淋淋的历史,只能得出出一个结论,中国无论如何不要分裂和打内仗了。


五柳村海外版||五柳村国内版